当前位置:德州书苑 > 筑宋 > 第一部 筑草之城 第45章 吴用的决断

筑宋第一部 筑草之城 第45章 吴用的决断

第45章吴用的决断

这日晚上,海州城外的海岸边,再次燃起篝火。两三天都未曾认真吃食的喽罗们早已没了昔日精神,若不是吴用拿出几块肉干做诱饵,怕是连斥候放风的活计都没人干了。

军中粮食其实还有,从海州府买来上万斤,这才发放出大半。但那不是他们的粮食,这些粮食,都是那座大帐里坐着的头领们所有。

就像那些掠夺来的金银珠宝,以及他们这些人,理论上也都是那些大头领的私有财产。

一个匆匆支起的大帐里,灯火通明、人声鼎沸。

其中嗓门最大的,依然是黑厮李逵。别看李逵被安宁下吓得尿裤子,还被人抓了俘虏。但是回到宋江身边后,李逵的战力再次爆表。更加一塌糊涂的残缺脸上,结满了怨愤。

“哼哼!别看俺黑厮不识字,可是那檄文自有人能看的懂!凭什么宋江哥哥的价钱才二十万?俺就值十万?怎么你玉麒麟的身价就要百万?”

李逵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卢俊义,面目狰狞,仿佛想要一口生吞了他玉麒麟。“还有吴军师,你为甚也是五十万?凭啥也要比俺宋江哥哥贵那么多?”

看卢俊义没搭理他,李逵又调转话题到军师吴用身上,心中依然嫉恨无比。

“最可气的,你特娘朱仝的身价也敢要六十万!你特娘的凭啥啊?你特娘的一定是奸细!老子砍死你个王八蛋!”李逵真的就挥斧冲着朱仝冲过去了。

幸亏旁边坐着的李俊眼尖,一把拦腰死死抱住李逵。朱仝也冷笑着拔出朴刀,想要摆脱身边燕青的拉扯,老子早就想宰了李逵这个卖屁股的肮脏货了。

李俊拉回李逵,苦笑着看看燕青,示意燕青也放开朱仝,不要继续搭话纠缠。

这玩意扯不清的!你可以破口大骂李逵混账无知王八蛋,但你能说自己心中一点都不被这檄文影响吗?你可以辩解说这只是官府的伎俩,但那又如何?你怎么破解它?

这根本就是阳谋。大家眼睁睁看着三十六人渐成一盘散沙,可是谁都无力再把人心撮合起来,宋江哥哥都不行。这才是咱们这次被人围困东海之滨的根本原因。

如果没有这篇到处张贴的檄文影响,甚至根本就不会有前日那破釜沉舟的一战!按照吴用军师的此前计划,咱们是要守在岛上,等他官兵过来围剿的。那不是更好吗?

纵然岛上曾被李逵胡乱洗劫、杀虐,的确所剩人口、物资不多。可他官兵的耐心又能剩下多少?三两个月攻不下这海岛,汴梁城里的皇帝老儿就该忙着换将了。

这都是此前的经验累积,也是吴军师始终拿去破局的良谋和法宝。无奈这次却落了后手,没能绷住人心。再被那小安道长一闹,那是连最后一点机会都没剩下。

但是这种话体李俊觉得还是没必要说出来。

不说宋江大哥、吴用军师明白这些道理,卢俊义、呼延绰这些人精一样会明白。甚至以禅心清净闻名的花和尚,看着粗鲁,但人家的直觉就非常靠谱。

李俊认为自己实在没必要再跳出来,当那出头的鸟儿被他李逵撕咬。

“黑厮,不得无礼!”看看四周的鸦雀无声,宋江终于还是呵斥了李逵一句,转身看向晁盖:“大哥,张知州要咱们归附朝廷,南下征伐方腊,你看此事当如何应对?”

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?

这张知州究竟几个意思在里面?左一个招安的好处,右一个建功的机会。

可是,怎么最后送来的这首诗,却透着不要咱们归附招安的意思?还说是那个小安道爷的大作?宋江纳闷不已。

晁盖吧嗒吧嗒嘴巴,似乎认真想想:“愚兄见识浅,说不出啥道理。可咱就认准过一件事,那就是官府的话能信,母猪都会爬树的!愚兄以为,不管他怎么想,咱们只管反着做。”

这都是废话!吴用郁闷不已。

他如今也是束手无策,那片檄文害苦兄弟们了。不管各人嘴巴里怎么说,心里怎么明白,可这人心终究还是被它闹散了。

吴用无比怀念水泊梁山时的群雄聚义,那时宋江哥哥曾有豪言:“去时三十六,回来十八双。纵横千万里,谈笑好还乡。”

此音犹在耳畔,然而此刻早已物是人非。

昔日朝廷置西城括田所,尽收梁山水泊八百里。晁盖哥哥与自己领着几个兄弟刘唐、阮小二、阮小五、阮小七就结寨梁山泊,啸聚山林,活得自由自在。

随着宋江哥哥领人不断加入,梁山泊声势日盛。于是宋江哥哥在山下设分金台,置石座三十六所,兄弟们一起聚义,大碗喝酒,大块分金,过的好不快活。

可惜好景不长,去年西军十五万精锐大军忽然驻足大名府,梁山泊已经无法容迹了。宋江哥哥就带领兄弟们离开梁山泊,转略山东、河北,官军数万莫敢争锋,那是何等快意!

应该也是去年啊,刘学士遣人带着大相国寺智清主持的信物来找鲁达,说的却是招安去江南的意思。宋江哥哥那时也的确有意受他朝廷的招安。

“杀人放火受招安”嘛,这都是人生富贵尊荣的套路。所以自己和戴宗、燕青就往来奔波,终于说服侯蒙上书招安事。

然而侯蒙却未及东平上任即病故,所以招安事遂作罢。吴用现在想想有些后悔,或许我梁山泊三十六兄弟的离心,就是从侯蒙的这次上书招安开始的吧?

因为此前啸聚亡命,剽掠山东、河北时,一路经过州县官吏,多避匿我梁山泊如畏虎狼。但此后北走龟蒙,劫掠沂州时,却是损兵折将。

其后南下进入淮南的睢阳、楚州等地,也是所谋多不中。才落下今日的海州困厄。

自己本来计划是要利用海州兵力不足的弊端,攻下东海郁洲岛作为此后根基的。谁知到李逵却又忽然率众大开杀戒,劫掠无算?

然后海州知州张叔夜的一纸檄文,就把宋江哥哥和自己这数年努力全化作泡影。吴用唏嘘不已!说起来,前几日那一战,其实就是梁山泊的最后机会。

赢了,拿下海州城,就当兄弟们重新立过投名状,檄文这事就能揭过去。

输了?那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。

然而一切事态的发展似乎都很诡异,张叔夜似乎算定了我梁山泊的军略。所谓二月二的庙会财货,说是诱饵,其实就是个幌子,张叔夜并不能肯定自己那日一定会出兵。

但他却毫无犹豫的尽遣精锐千人埋伏身后?

若是自己一直不出兵,难道他还能一直埋伏下去?这根本不可能!就算他想要长期埋伏下去,也根本做不到一点踪迹都不暴漏。

所以,吴用已经肯定,自己的三十六兄弟中,一定有人背叛了梁山泊!

但是究竟这个人是谁,或者究竟会有几个人叛出了梁山泊?吴用却一点眉目看不出。不过现在再想分辨谁谁谁已经不现实了,那就先圈起不可能背叛的人好了。

与营中兄弟纷纷大骂那个突然出现的妖道不同,吴用在战后却是暗存侥幸。

若不是那小安道爷贸然掺和进来,阻了两边的对战,甚至咱们梁山泊那日就凶多吉少了。别看最后海边之战稍占上风,可人家根本就没损失多少人!

咱们呢?战损数百之多,堪堪已近大军崩溃的边缘。至于说差点攻进海州城?那也只能当励志故事听听笑笑。

不说究竟能不能攻进海州,便是攻进去又能怎样?一样要被人赶出来的。

前些日子的沭阳尉王师心还只是个小年轻,咱们都奈何不了他。今日守海州城的却是张叔夜,大宋一代良将!

现在咋办?按照晁盖大哥说的反着干?道理是不差,问题是怎么个反干法?张叔夜一边要招安咱们去南下建功,一边劝说咱们学习项羽自刎东海之滨?

这特喵还有第三条路给咱们走吗?吴用嘴里碎碎念叨着,心中一片悲哀。人心已经散了,无论招安还是逃亡,恐怕都不会再有今日水泊梁山的旗号。

原来这小安道爷的诗脚,其实是落在此处啊?

项羽不肯过江东,是因为就算项羽过了江东也没甚用了。这天下的人心,已经不再属他。梁山泊想要招安,那也要接受被分割打散的命运。

朝廷怎么可能放心让整支梁山泊的人马渡江南下?

此前宋江哥哥一直狐疑朝廷的招安,说到底还是不想散了他这些年辛苦网罗来的人心。这曾经是宋江哥哥的本钱,如今却已不再是了。

便是这次能够逃出生天,宋江哥哥也无法再重新聚拢这里的人心。吴用心中哀伤一片,那还算计个毛线啊!

前几日与海州府的交易,也才得粮百石,看着不少,足足九千两百斤。可是手下近两千口人呢,每人不过四五斤而已,够吃几天的?

关键是,就因为有了这点粮食,如今每个人心中都生出了要苟活的希望。大军此前杀气、戾气已渐渐不可闻。

招安不再是要不要的选项,它已经成了所有人的期盼。可是,朝廷一定不会招安所有人的。那么,就一定要死人的!

问题是,应该死谁呢?作为梁山泊的首席谋士,吴用轻易就能猜出张知州希望的梁山泊死人名录。

宋江哥哥和卢俊义一定不会死,他们都要作为招安梁山泊的跟脚上报朝廷请功。

二龙山的鲁达、武松、史进他们不会死,他们都有侠义之名在外。而且鲁达、武松的这次被俘过程还极为诡异?

呼延绰、秦明、关胜这些官府降将也不会死,他们多少在朝廷那边还留下跟脚,朝廷也还指望他们能够帅军南讨方腊。

自己和李逵对宋江哥哥太忠心,就一定要死。孙立、李英的仇家就在海州,他们也要死。晁盖大哥估计也会死的,只有他死了,梁山泊才会真正乱起来。

但是,吴用真的不想死。所以,这个矛盾必须要解开。

除非,咱们今夜就突袭海州城!让那些不该死的人赶紧死去。那么自己这些该死的人,就有了活着的希望。

无论此战胜负,也无论是招安或是逃亡。只要宋江哥哥在,只要自己在,那么,梁山泊就还是那梁山泊。

这世间根本就不缺侠义之士,了不起再拉几个侠客入伙重立牌坊好了。

项羽自刎乌江前,不也曾反戈一击吗?

一直闭目养神的花和尚鲁达却忽然睁开眼,和对面泥菩萨状的卢俊义对视一眼。

史进拱拱身边武松的肩膀,武松龇牙一笑。

更多章节可以点击:筑宋。本章网址:http://www.catandkiwi.net/book/184836/45.html

类似《筑宋》的精彩小说